爆款热文(田园俏寡妇完整版)李桐李禄在线阅读_《田园俏寡妇完整版》全文在线阅读

李桐李禄是穿越重生《田园俏寡妇》中的主要人物,梗概:一朝穿越,成了西塘村被婆家沉塘的文秀,破屋三间,家徒四壁,无田无地。文秀看看一双饿成豆芽菜的儿女,咬咬牙,挽起袖子,寻吃的、采草药、卖美食、买田地,日子越过越红火。可是,失踪多年的死鬼突然回来了,文秀笑得桃花朵朵开。...

点击阅读全文

田园俏寡妇

李桐李禄是穿越重生《田园俏寡妇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福星儿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。李老太太看见儿子儿媳双双出手,毫无形象的在众人面前打架,把李家的脸都丢的光光的,心里的怒火啊,差点没把自己给点燃。她威风凛凛的朝着还在发疯的儿子儿媳走去,扬手便是一人一巴掌,随后吼道:“发什么疯呢?老娘活了这么把岁数,还没听过有人跟鸡苟合的,你傻了不成?”这话,自然是在骂李禄。...

阅读最新章节


大公鸡羽毛鲜艳,雄赳赳气昂昂,看着院内外的人一点也不怯场,抬着爪子,优雅的在院子里踱步,像一只威武的将军。。

李狗蛋今年七岁,肥头大耳,五官长的与李禄一般无二,但是,此时大家都好奇周氏是不是真饥渴而和一只公鸡苟合了,哪儿会将李狗蛋和李禄的相貌进行比对?

李禄和周氏在大伙儿的拉扯下终于被分开,但是两人此时都蓬头垢面,像两只发疯的野狗,身体不停地挣扎,双眼里喷着无尽的怒火。。

前者是被气的,后者也是被气的,虽然生气发怒的理由不一样。。

从刘二喜将大公鸡和李狗蛋抱来后,文秀便低调的躲在了刘大河身后,她要做的基本上都做完了,现在到了刘大河主持大局的时候了。。

李老太太看见儿子儿媳双双出手,毫无形象的在众人面前打架,把李家的脸都丢的光光的,心里的怒火啊,差点没把自己给点燃。

她威风凛凛的朝着还在发疯的儿子儿媳走去,扬手便是一人一巴掌,随后吼道:“发什么疯呢?老娘活了这么把岁数,还没听过有人跟鸡苟合的,你傻了不成?”这话,自然是在骂李禄。。

李禄不依,一想到平日里臭娘们儿总爱打扮的招蜂引蝶的骚模样,他就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。

即便这娘们儿没跟公鸡苟合,说不定狗蛋也不是他的种。。

验,一定要验!

愤怒早已让李禄失去了理智,虽然挨了一巴掌,但也挡不住他要一验真相的决心,“里正,别管我娘,先验,验,老子倒要看看,这骚娘们儿是不是真做了对不起老子的事……”

李禄碎碎念个没完,刘大河已经骑虎难下,他原以为这样能证明文秀和两个孩子的清白,却不曾想,这件事竟然把李禄夫妻俩给搅了进来。

现在更可笑的是,他一个里正,竟然要给一个孩子和一只公鸡滴血验亲。。

“大哥,这……还验吗?”

刘二喜有些为难,毕竟人和鸡怎么能……

刘大河回头,正好与文秀那张无辜、真诚且又咄咄逼人的眼神撞在一起,他内心惴惴不安,想暂停这出闹剧,却又被文秀的眼神看的发毛,琢磨了片刻道:“验!”

他身为里正,不管谁家出了这种羞于启齿的事,也不管这人是谁,他都应该刚正不阿的验!

“不许碰我孙子!不许碰我孙子!”

李老太太见刘二喜拿着针走向李狗蛋,像一只发疯的母鸡一般扑了过去。

谁知,最后还是慢了一步,刘二喜动作快,在李狗蛋肥胖的手指上扎了一针,接了一滴血后,她才扑到孙子面前。。

李狗蛋如杀猪一般嚎啕大哭,“好疼啊!”

随后,刘二喜又同交好的两个青壮年抓住了大公鸡,在鸡冠上扎了一针,放了一滴血进碗里。。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公鸡的血和李狗蛋的血融在了一块儿!

“啊——相融合了,相融合了!”

刘二喜率先惊呼出声来!

众人沸腾了!

周氏一脸惊愕,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相信,猛地挣脱掉一直拉着自己的王氏,冲到刘二喜面前,双眼望着清水里融为一体的血滴,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。。

怎么会这样?

李禄也冲到了刘二喜面前,看了水中相容为一体的血滴,嘴唇哆哆嗦嗦了好一会儿,猛然回神,抬手便揪住了周氏的头发,一边骂着“贱人荡妇”,一边左右手开工,呼啦啦的扇着周氏的巴掌。

不一会儿,周氏一张脸便肿成了猪头,丑陋不已。。

村民们本就顶着酷暑看热闹,大伙儿一听公鸡的血和李狗蛋的血融了,一个个的窜进院子围着刘二喜手里的碗看热闹,一边看,一边讨论。。

这会儿,文秀和两个孩子倒被大伙儿遗忘在脑后,偷汉子算什么?有周氏偷公鸡这条爆炸性新闻来的劲爆吗?

文秀看着热热闹闹的人群勾了勾嘴角,她的目的完全达到了,现如今,李家人自顾不暇,相信谣言会让李禄和周氏消停好一段时间的。

不过,刘大河这人应该不会放任不管,说不定一会儿也给李禄父子验一验,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。。

她心里其实是巴不得刘大河能给父子验一验的,验过之后,那便能说明“滴血验亲”的不靠谱,他也不会再来让两个孩子同那跛脚乞丐滴血验亲了。。

哎,初来乍到,这带着包子的小寡妇一点也不好做啊!

“文秀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?”

刘大河惊讶之余转身,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望着文秀低声问道。。

文秀不怕承认,但却不想承认,打着马虎眼道:“里正说什么我一个妇道人家听不懂,不过,这个滴血认亲的确有些不靠谱,里正是聪明人,应该能听懂我的意思吧?”

“……”她比谁都听得懂,也懂得多!

刘大河一脸尴尬和无奈,他怎么有种第一次认识文秀的感觉?

“文秀,这些年你受苦了……”

“里正,树儿和桐桐在唤我了,你大人有大量,大发慈悲,赶紧把这些人弄走吧,我谢谢你,也谢谢你全家了。

”文秀说着刘大河听不太懂的话,转身推门进了屋。。

屋内一双小人儿正直勾勾的看着她,随后,兄妹二人齐刷刷的朝着她扑来,扑进她怀里,小身板一抖一抖的唤着娘亲,她心中有一片地方突然变的又软又甜。。

“不怕了,不怕了,以后娘亲再也不会让他们欺负你了。



“娘亲……”

桐桐胆子小,哭的一抽一抽的,一双小手把文秀抱的更紧。。

李树放开文秀,仰起小脑袋,擦干眼泪,鼓着勇气,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道:“娘亲,树儿长大后保护你和妹妹,不会让坏人欺负你们了。

”话落,他的小手已经紧紧地攒成了拳头。。

文秀会心的一笑,应道:“好!”

“里正,这事儿怎么就完了?文秀的两个孩子还没跟跛脚乞丐验呢?光验李老二家的算是咋回事啊?”

“就是就是!”

“咦,文秀心虚溜了,那就更要验了!”

“跛脚乞丐呢?抓回来,快点抓回来!”

小说《田园俏寡妇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